注册登录

我遇到一群想要“消灭电脑机箱”的人——云桌面(一)

给你看张照片。

猜猜这是在干嘛?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706.jpg


揭晓答案:这是青海塔尔寺高僧在用电脑传授佛学真谛。

(纳尼?佛学真谛怎么都是大美女?听中哥解释,这是在调试电脑的时候拍的,这不是重点。。。)

今天中哥要聊的故事,就藏在这幅照片里。放心,我们不聊众生的苦,不聊佛学的空,我们聊个稍微简单点的——桌子上那几台电脑。

施主有所不知,桌子上那些并不是真的电脑,而是一堆“幻像”

(1)

来来来,你仔细看。

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思极恐的细节。。。。。

这些屏幕下面。。。。。

其实是。。。。

没有主机的。。。。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710.jpg

(艾玛,吓死我了。。。)

你没走错频道,这里是“浅黑科技”,不是“魔宙”。在中哥这里,一切都有科学解释。下面是科普时间:

小时候作业写不完的时候,总幻想自己掌握孙悟空的超能力:拔一堆毫毛一吹,就变出来无数个自己帮我抄生字。不听话就皮鞭滴蜡伺候,打断手脚都没关系。反正最后一吹气都烟消云散,只剩下我的真身。

实际上,你看到的电脑,也是“毫毛”变的。这些屏幕其实是通过网络连接到远处一台服务器上的,“真身”不知藏在哪里。你在这里打字、动鼠标、看视频一切如常,但就算你把这间教室拆了,也不会对背后存储的信息有任何损伤。

这种电脑有个挺浪漫的名字:“云桌面”

还是给你画个图吧: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02.jpg

“云桌面”就像一只章鱼,章鱼的脑袋就是服务器,负责全部的计算思考,而触手上只需要一个个屏幕就够啦。

可能有童鞋已经迫不及待打断我:中哥,这玩意有啥用,好好在教室里摆几台正经电脑,会死么?

答案是:会死。

举个小栗子你就明白了。

在北京密云区,一共有65所中小学,其中有48所在山区。根据国家要求,所有学校必须配有机房。很多课程是同学们通过电脑远程连接视频和市区的老师互动学习的。

小孩子以皮著称,难免会把电脑搞出各种软件问题。如果配传统商用 PC,机房管理员每天得把五个机房250台电脑都调试一遍,他会“绝望而死”。(你看,就是这么死的。。。)

这时候如果用云桌面的话,只要在管理端点几个按钮,所有电脑就自动调整到设定状态。甚至还可以做到英语课调出带英语软件的系统,数学课调出带数学软件的系统。井井有条,完全不用所有软件像全家桶一样装在一起。

说了这么多,我其实就想告诉你:“云桌面”,就是“商用 PC”的一种最新姿势。

说到这里,中哥还得用二百字给你科普一下“商用 PC”

简单来说,“商用 PC”就是一堆需要协作的电脑,要求“稳定易用永连接”,不能“身轻体柔易推倒”。其实商用 PC 是个化石级的概念了,可能比正在看文章的你还要老。想想当年叱咤风云的三巨头:联想、惠普、戴尔,都是商用 PC 的大佬。

商用 PC 和云桌面的典型场景还挺多的:

中小学机房会用到云桌面,大学机房会用到云桌面,企业办公需要云桌面,政府办公也需要云桌面,医院里各种医疗设备也可以连接云桌面。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06.jpg

如果说商用 PC 是一朵朵“独立的花”,那云桌面就是“一把花束”。指挥、管理、调度起来都更容易。

之所以今天要讲云桌面,是因为前两天我偶遇了一位大佬:锐捷网络的云桌面产品经理肖景林。

虽然在业界鼎鼎大名,但估计还是有很多童鞋没有听说过锐捷网络。

千万别小瞧他们,这个名字听上去不太性感的公司是个“隐形大佬”。你手机上满屏的 App,底层的云计算系统可能就跑在锐捷网络生产的交换机上。如果你是学生,学校的机房也很可能用的是锐捷网络的云桌面。

每年中国大概要卖出3000万台商用 PC,其中有100万台就是云桌面,这其中有将近40万台都是锐捷网络生产的。

他们有一个很野的目标:在未来把所有的商用 PC 都替换成云桌面。

我瞬间变得很好奇:这帮人,跟电脑机箱有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把带机箱的电脑替换成云桌面呢?

于是,景林给我唠了唠他们云桌面的七年血泪艰辛。

(2)

别嫌中哥啰嗦,让我多说几句往事吧。

1984年,斯坦福大学一对教师夫妇为了把学校里不同的局域网络连接起来,设计出了一个路由器。他们忽然开了个脑洞:如果未来全世界的网络能够都连在一起,那这可是个巨大的生意啊,得赶紧注册个公司,就卖这些网络设备!

没错,他们成功预测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他们注册的公司,就是大名鼎鼎的“思科”。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10.jpg

思科创始人 Leonard Bosack 和 Sandy Lerner。

彼时恐怕没人意识到,就在美国的互联网浪潮席卷几年之后,大洋彼岸的中国掀起了一波更大的互联网巨浪。这两个浪头,构成了世界百年科技史上再难复制的经典“对垒”。

1987年,为了对抗外企的垄断,任正非在深圳注册了华为。从此打响了中国自主研发网络设备的第一枪。而一条完整的民族产业线,仅靠华为一家是远远不够的。在那之后,中国又涌现出了无数以摆脱欧美技术垄断为目标的自主科技企业。

1994年,如日中天的联想从 PC 领域进入网络设备领域,艰难争斗数年,几经沉浮最终黯然退出。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13.jpg

2000年,思科如喷发的火山一样,市值冲上5500亿美元,成为彼时人类历史上市值最高的公司。

就在同一年,同样为了自主研发数据通信技术,锐捷网络在福州注册成立。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17.jpg

知道了这些历史,你才会觉得19年后的今天别有深意:

今天,35岁的联想,在网络设备领域已经几乎没有棋子,它最早进军消费电子领域(手机+PC),如今却在苦守这片阵地。

今天,32岁的华为成为中国网络设备头号供应商,2012年开始进军消费电子(手机+PC)。

今天,19岁的锐捷杀进中国数据通信领域前三,在2013年就进军电子产品一个特别的领域(云桌面)。

在历史的伏线里,你会发现,网络设备和电子产品两个看起来不太相关的领域,其实有一种奇妙的纠缠关系。

好,我们回到故事的主线。

2012年,是个平静到有点消沉的年份。

这一年,锐捷网络的产品线还集中在网络设备,竞争对手一抓一大把。但锐捷逐渐显出了一种非常特立独行的气质,使用了一招我们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策略。在别的厂商都只有“省代理”的时候,锐捷不仅有“省代理”,还建立了很多“市代理”渠道。

当然,别人也不傻,不建市代理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时候没那么多生意,好单大单,在省会城市一级就基本捞干净了,小城市的人被认为又土,又没钱。下沉渠道成本很高,收益不大。

不过,历史的细节里往往藏着骇人的真相。

这一年,北京有个叫张一鸣的人做了个 App,名叫“今日头条”。东莞的陈永明刚刚推出 OPPO 的第一代智能手机。

没错,这一年,就是中国社会阶层“小镇崛起”的元年。历史已经准备好满袋子的糖作为奖赏,准备发给那些最先下沉到小镇的好奇宝宝们。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20.jpg

图片来自贾樟柯导演2000年上映的作品《站台》。

(3)

我们的主角,锐捷网络的销售经理和渠道商们当时就跑在三四线城市的大街上,给各路公司、政府、学校做网络搭建。可想而知,每单都很小,干起来也又苦又累。就在这时,历史的“糖”来了。

2012年,教育部酝酿了一个大事儿——“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计划,史称“改薄”。其中有一项就是:农村小学的生机比(学生和计算机的比例)达到11:1,农村中学的生机比达到10:1。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被下沉在城市里的锐捷网络前线市场人员感受到了。

消息传回总部,锐捷的“长老会”赶紧商量,“卖电脑”这个事儿我们能不能干。结果在技术储备库里翻了一下,发现了2006年公司曾经研发过一套还不错的虚拟化系统,当时是为了给大学里面做网络攻防练习场景而开发的。

结论是:可以在这套虚拟化的技术上,开发一套“云桌面”系统,用一台服务器分身出五六十台电脑,又便宜,又方便管理,这简直太适合教育条件相对落后的学校购买了。

陈璞,当时就在锐捷网络的新技术预研部门,负责带领同学们研究最新的项目。接到这个任务,说干就干,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在2013年春天样机已经出来了。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23.jpg

这是当年第一批研发人员的合影

业务同学赶紧把这套热热乎乎的系统拿到云南昆明的一个小学里测试和优化,效果简直可以用“炸裂”来形容。

老师们搞一个课件,一瞬间就同步到所有同学的屏幕上;一个同学在电脑上答题,也瞬间可以投影到讲台的屏幕上;这一个班同学下课之后,老师点一个按键,系统立刻恢复如新,下一个班马上可以上课。

虽然现在看来,这些云桌面技术只能用“60分”来形容,但彼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光——将来如果有人书写中国教育数字化的《史记》,锐捷搞不好能在里面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太让人激动了。

看到机会,锐捷网络马上干了一件更离经叛道的事儿,把市场渠道直接下沉到县,专门跑“改薄”这条线。

多说一句,云桌面可不是锐捷发明的,实际上当时的中国市场竞争对手也有很多,比如美国的老牌企业思杰(Citrix),但是,当时真敢把渠道放到县里,一个个教育局、一个个电教馆、一个个学校地去跑,根据他们的需求量身定制机房的,还真的只有锐捷。

景林回忆,当时虽然需求很大,但生意做得很野。县里的领导和校长根本不懂什么“云桌面”,当地的锐捷经销商也说不清楚神马是“云桌面”。

所有人都明白,如果真以改变中国教育现状为己任,这么“糊涂”地干肯定不行。于是,为了教会县级经销商基本的工作原理和云桌面的技术优势,锐捷的技术同事们开始了各个县的“巡回演出”,跟当地经销商一起见学校,见老师。教会一个县的经销商,马上转战下一个县。

当时几十位同事就这么全国跑,经常一个月不回家。

虽然辛苦,但是同事们谁都不想停下来。从2013年中锐捷发布云桌面产品,到当年年底,销售额就直接冲过1亿大关。全国几乎一半的省份,都有学校买了锐捷的云桌面。看着那些孩子们围着云桌面电脑叽叽喳喳开心的样子,谁的心能不被融化呢?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27.jpg

这是当时锐捷的同事给上课的孩子们拍的一张照片。

(4)

2014年,锐捷网络内部一片斗志昂扬,隔几天公司就发一个这样的喜报:XX县又采购5000台云桌面,销售额2000万!

搞定中小学,接下来自然就是高校,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政府、医院、国企等等等等。百亿市场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我的未来不是梦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所有人都在脑补这样的未来。

没错,人间的规律就是酱:越是自信的时候,就越是离坑不远了。

问题还是出在细节之中。

虽说云桌面是商用 PC 的最新姿势,但他们之间,还是存在着好多细微差别。打个比方你就明白了:

普通 PC:就像一个运动员(Windows)在一个小房间(PC硬件)里跑圈。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31.jpg

云桌面:就像是好多运动员(Windows)跑在跑步机(虚拟化框架)上,然后把跑步机放在大操场(服务器硬件)上。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34.jpg

你仔细想想,一个人跑在平地上,和一个人跑在跑步机上,虽然效果相似,但你肯定能感受出来区别。

就是因为这种原理的差别,导致当时的技术下,云桌面的优缺点都很明显:

优点就是:“方便统一管理”、“可以为每台虚拟机弹性分配资源”、“性价比高”;

缺点:“交互有延迟”、“性能有损耗”、“软硬件兼容性可能存在问题”。

一场大戏怎么可能没有波澜?就这样,云桌面产品和客户需求之间相爱相杀的剧情出现了。

先说高校。

锐捷和很多高校是老朋友了,大概在2003年左右,就开始为高校提供交换机和认证计费软件了。但是,在和高校谈云桌面合作的时候,锐捷的人发现了致命的三个问题:

1、高校的机房一般分属各个院系,每个院系就十几台电脑,采购完全独立,就像大家庭的兄弟姐妹,虽然住在一起,但财务各自独立。锐捷需要分别和他们进行商务沟通,成本很高;

2、因为专业不同,计算机专业、财会专业、设计专业等等对电脑配置性能的要求完全不同,有很多定制化要求;

3、各个院系经费都不太够,希望买到极致性价比的电脑。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41.jpg

使用传统 PC 的大学机房


再说政府。

当时主要负责政府市场的景林还真搬了几台云桌面给某省人社厅做测试。景林刚见到政府领导,还没等说话,对方就开始了滔滔江水一般的质询:跟你说,已经有无数厂商把他们的云桌面拿来测试了,没一个能打的。我就问你三个问题:

1、你的云桌面是依赖网络的,办事大厅如果网络不稳定,云桌面就都卡死了,你怎么办?

2、除了办事大厅,我们楼上还有一个办公区域,那里要求“双网络”,连接内网的电脑和连接外网的电脑要隔离,你的云桌面能做到吗?

3、我们的电脑办政务时,要使用很多不常用的设备,比如“高拍仪”,你们的虚拟系统能适配吗?

微信图片_20190318145845.jpg

这货就是高拍仪

原创: 史中 

0条回复

作者
用户头像
文章 0关注 0粉丝 0
相关文章
联系客服